8入道(下)-电话盒子

<details></details>
书虫网小说 > 人族修仙人 > 8入道(下)
字体:      护眼 关灯

8入道(下)

        开着窗,还开着风扇,天太热了。
       李环又坐在自己的床上,双腿盘起,双手放在大腿上。
       内侧。
       开始修炼。
       首先感应能量。
       这次很容易就感应到了外界的能量,并且辨别出来。
       那一丝丝能量就在空气中,仿佛游离的分子一样,与其他各种各样的能量混杂一起,要想吸收到这些能量,就要感应到它们,再辨别出来,然后再将它们抓取出来,才能最终吸收进入体内。
       就算这样,在吸收能量时,还是会有丝丝的杂质混在能量中进入体内,因此才需要锤炼能量,提纯能量。
       幸好这部新的修炼口诀解决了这些问题,李环照着这部口诀修炼,动作还算连接,中间也没停顿多久,只是毕竟是第一次修炼,动作还是有点磕巴,耗费的时间有点长。
       在分辨能量之时,没有辨认出其他的能量,导致在抓取能量丝时,将一大束的杂质也抓过来,差点就一起吸收进入体内,幸好及时分辨出来,不过在吸收能量时,还是不能完全剔除那些杂质,将很从杂质吸收进入体内,差点将经脉涨暴。
       能量虽然将经脉的堵塞物冲开,但也只是恢复了原始的经脉宽度,没有经过能量冲刷的经脉,管道的宽度也只是那么一点点,一下子吸收太多杂七杂八的东西进入,涨得李环经脉差点破裂,血迹到泌到了皮肤外面,沾到了衣服上。
       幸好及时刹车,不再吸收能量,才让经脉没有彻底破裂。
       磕磕巴巴中,总算是将第一丝的能量吸收到了体内。
       当感应到那一丝能量进入体内之时,李环惊喜得差点忍不住跳起来大笑三百声。
       修炼总算有了一个开始。
       有了一个好的开始,便会有一个丰富的过程与完美的结果!
       自己终于可以修炼了!
       李环从心底松了一口气!
       只是,高考修仙科的测试已经停止,不知道能不能为自己再开一次测试?
       李环脸上的笑容逐渐消失,自己虽然已可以修炼,可能不能进入修炼大学还很难说!
       不管了,觉醒了就是好事,就算不能读修仙大学,读文科大学应该可也可修炼。
       接着修炼吧,吸收多一点的能量进入体内。
       按照刚才的办法,李环开始了自己的修炼之旅。
       半晌之后,李环睁开双眼,眼中闪过一道精芒,感应着体内丹田中的能量,嘴角忍不住浮现笑容,自己果然是天才,这么大约一个小时,就能吸收到这么多能量,如筷子头大小的一个能量团悬浮在丹田中,应该入道镜一层差不多满了吧,接近二层了。
       这不应该说是能量团,应该说是能量蛋,丹田中的这团能量,像极了一个小蛋,并且上面还有一道浅浅的花纹,缠到了能量蛋外表的一半。
       “咻!”
       李环嘴角的笑容刚刚浮现,体内仿佛一道声音掠过,然后,李环便发现了自己丹田中刚刚吸收进来的能量瞬间不见了一半,不知道到哪里去了。
       看着只剩下米粒大小的能量团,李环陷入了沉思之中。
       刚才发生了什么?
       刚才是什么东西掠过去了?
       我的能量到哪里去了?
       半晌之后,李环的房间之中响起一声惨叫。
       “我的能量啊!”
       ……
       “小环,小环,发生了什么事?你没事吧?”
       刘母拍着房门,焦急地叫道。
       李环打开房门,双眼还是通红通红,将刘母惊得心都颤抖起来,急忙上前揽着李环的肩膀,心痛道:“小环,小环,发生了什么事?”
       “没事,干妈,没事!”
       李环急忙从刘母怀中挣脱出来,看着刘母,勉强露出一个笑容。
       “没事?”
       刘母疑惑地看着李环。
       “真没事!”
       李环咬着牙笑道。
       敢吞我能量,看我回头怎么找你算账。
       “唉,老了,孩子长大了,有什么事都不肯跟妈说了!”刘母叹了一口气,松开了李环的手臂。
       李环吓了一跳,急忙拉着刘母的手,将她扶到客厅中坐下,脸
       (本章未完,请翻页)
       上露出真诚的笑容:“干妈,真的没事,你别担心,我刚才惊叫,只是因为我觉醒了!”
       “你可以修炼了,修仙了!”刘母惊讶道。
       “是的!”李环脸上露出抑制不住的笑容,这次是真的笑容。
       “那你能考修仙学校吗?”
       “不知道,上个星期就是最后一次测试,后面应该没有测试了!”李环失落道。
       “啊!”刘母也一样失落,
       “那怎么办,你可以修炼,为何不能上修仙学校?”
       “干妈,你别担心,只要我能修炼,就算是上文科校也会继续修炼的。”
       “唉,干妈没用,只是一个家庭妇女,我们家也没有什么后台,帮不到小环!”刘母殃殃地叹了一口气。
       “干妈,你别这样,你将我养大,再供我读书,你就是天底下最好的妈妈!”李环急忙蹲在刘母面前,双手拉着她的手掌,感激道,“没有干妈与同哥,世上可能都没有我李环!”
       “可干妈终究是帮不上你!”
       “干妈,这没关系,你放心,就算是读文校,我也一定会继续修炼,争取超过他们。”顿了一会,笑道,“我现在才觉醒,进度比那些早就觉醒的人要慢上很多,与其去修仙校做一个文科第一,不如在文科学校做一个修仙第一!”
       刘母一怔,笑起来,轻轻摸着李环的头:“你觉得好就行!”
       看到刘母终于笑起来,李环也松了一口气,赶紧道:“干妈,我下午还要出去一趟!”
       刘母眉头又皱起来:“你刚刚出院,上午就不应该去垃圾站,下午还要去?”
       “去看一下!”李环陪笑道。
       刘母皱着眉头:“明天就要回学校了,下午休息一下吧,再说,过些日子就高考,你不好好学习,还到处乱跑,不用去垃圾站做兼/职了,没钱花,干妈给你。”
       李环沉吟道:“下午不会去工作了,我就是去看一下就回来,兼/职我做满这个学期就不做了。”
       “快去快回吧!”刘母无奈地挥挥手。
       孩子大了,有自己的主见,有时候不听自己话了!
       李环悄悄吐了一下舌头,轻轻安慰了刘母几句,才回到自己的房间。
       一进房间,李环脸色便变得狰狞起来,咬牙切齿!。
       那个什么九神宫,竟然将自己辛辛苦苦修炼得来的能量偷走了一半,不给自己一个交代,绝对不会罢休!
       不问而取,就是偷!
       可是,这能量怎么才能拿回来呢?
       李环站在房间中想了半天,发现自己对这个躲在自己脑袋中的九神宫竟然毫无办法,好像只能由着它欺侮。
       这个发现,让李环又气馁又气愤,不修炼了,李环气愤愤地推出自己的破烂自行车,一跺脚就跳上去,咔嚓咔嚓地用力蹬起来。
       ……
       苏城特殊事务处。
       顾名思义,就是处理特殊事务的地方。
       李环踩着自己的破旧自行车,比那辆垃圾车还要破旧,一路咣当地在苏城特殊事务处门口停下来。
       这里是一条小巷,小栋是一栋楼龄很久,起码有几十年的小楼,店铺也是一个破旧的店面,门上面没有名字,半开的旧玻璃门上还贴着一些未撕干净的纸,上面都是一些xx会所招工、某某不孕不育之类的小广告。
       在这个店铺的两边,同样是一排破旧的店铺,一眼看去,大部分都是半掩着门,门口也没有字,也不知是卖什么东西,偶尔才会有人出入。
       每一个出入的人都是躲躲闪闪,好像要去做什么坏事不敢见人一样。
       李环将自行车丢到旁边,推开玻璃门便走进去。
       外面与里面仿佛两个世界,刚刚从烈阳下面进来的李环忍不住打了一个颤抖-----这里阴气太盛了,孤阳不长啊!
       大厅中空空如也,除上沙发椅子,没看到有人。
       李环熟门熟路地走到大厅后面,推开一个房间的门。
       里面只是一个小房间,一张办公桌,桌上一台电脑,桌前坐着一个戴眼镜的青年,不知道在看什么,听到开门的声音,右手急忙移动鼠标,也不知道点在了什么地方,一连点了几次才放心地抬起头来,看到是李环,不禁皱眉喝道:“进来之前不知道敲门啊!”
       “哦!”
       (本章未完,请翻页)
       “出去,再来一次!”
       “哦!”
       李环退出去,关上门,轻轻敲了一下。
       “进来!”
       里面传来一个威严的声音。
       李环推门进去,里面的青年已镇定下来,眼光威严地看着李环。
       “刘长官,我来做检查。”李环微微躬身,陪着笑容。
       “嗯!”
       刘海从鼻孔里应了一声,轻轻抬了一下下巴:“坐下来。”
       李环小心翼翼地将半边屁股放在办公桌前面椅子上,挺直了腰板,绝对比刚开始上幼儿园的幼儿还在正经。
       刘海打开抽屉,在里面翻找了一阵,才从里面拿出了一件东西。
       “脸对着这边!”
       李环看着刘海手中如镜子的一样的东西,那上面有一条裂痕,小心地问道:“刘长官,这照妖镜裂了一道痕还未修好啊?”
       “我知道!”刘海嘴角抽抽,恶狠狠地说道:“还不是因为你。”
       “这个可不是因为我!”李环急忙摇手紧张地说道。
       “难道不是你打坏的?”刘海瞪眼道。
       “刘长官,这个你可不能赖我,谁让你趴得那么近。“李环急忙委屈地说道。
       这东西可是法器,我赔不起,杀了我都赔不起!
       刘海脸色又黑了,瞪着李环。
       李环缩缩脖子,指指刘海脸上的眼镜,有一边的镜片也同样裂开了道缝,“这个我可以赔,什么时候刘长官有空,我陪你去重新配一副眼睛。”
       “不用你赔!”刘海气恼地喝道。
       “哦!”李环松了一口气。
       害自己紧张了这么多天,刘长官真是好人!
       刘海瞪着李环,恨不得在他头上狠狠地敲上一下。
       想起那天的事,刘海到现在还在生气。
       但想起那天的事,李环却还是忍不住要笑。
       那天自己刚刚苏醒过来,突然看到一个四眼仔举着一面镜子弯腰站在自己的身边,镜子正对着自己的脸,当时条件反射之下,一巴掌抡过去,不但将刘同手中的镜子打掉,也将他脸上的眼镜打掉了。
       结果两个镜子都摔裂了一条缝。
       结果现在刘海一看到李环就头痛。
       刘海气呼呼地举起手中的照妖镜,对着李环正面便照,看他那咬牙切齿的样子,恨不得李环马上就露出狐精的嘴脸。
       那天在医院中刘海用照妖镜便照不出进入李环身体内的狐精,后面将队长庄觉叫过来用他的照妖镜也照不出来,不得已,只能让李环正常出院,只不过,每一天都要过来这里让他们检测一次。
       镜子中的李环外表形象毫无变化,还是那个十几岁的青年,大脑袋,瘦瘦的脸型,脸上还有几粒青春痘冒着尖,两只凹下去的眼眶,如熊猫眼一样,一脸好讨地对着刘海笑着。
       刘海一阵厌恶,眉头皱起来:“转过身去。”
       李环乖乖地转身,刘海又拿着照妖镜对着李环的侧边与后面照来照去,可镜子中还是李环瘦高的身影。
       “刘长官,我能问一个问题吗?”转过身来的李环小心翼翼地说道。
       “说!”
       “这个不是法器吗,为什么这么不经摔?”
       刘海瞪了李环一眼:“拿你脑袋过来,让我踢一脚再摔到地上看看,会不会摔烂。”
       “噎!”
       李环一缩脖子。
       当我没问,拿着一个假法器在那天天照,屁都照不出一个来。
       李环讨好的问道:“刘长官,我可以走了吗?”
       “走吧,走吧!”刘海挥挥手。
       “好的,刘长官!”李环站起来便走,手放在门把上拉开房门,突然转头向刘海道,“刘长官,其实我觉得你还是去换一副眼镜好一点。”
       刘海抬起头疑惑地看着李环。
       “换一副眼镜你看起来帅一点,就可以追得到女孩子,不必看那种片子!”
       说完,李环拉开房门便走出去,留下张大着嘴巴的刘海在风中凌乱。
       刚才那家伙说什么,说我看什么片子,我看了吗?
       (本章完)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f1-wrc.com。

外媒述评:人民币全球重要性日益凸显。
龙腾兔跃贺新春澳门238米金龙献瑞迎兔年。
“感受到来自中国的有利风向”——巴西舆论看好中国经济增长外溢效应。
/冰兮恋兮,吾心归兮/仙人苏妲己/惊!醒来后和死对头的孩子三岁了/奶茶多糖/诸天之旅:从斗罗开始/一阵枫吹过。
/大齐小侍卫/星幻银河/本姑娘,要修仙/纤灵雪/我的毕业纪念册/山竹马黛。
/金夫/非10/豪门战神江宁林雨真/二雷大叔/视频剪辑:开局盘点十大帝王/孤单心碎李。
为进一步贯彻宁波市《关于深化课改推进普通高中高水平发展行动计划》文件精神,落实宁波市教育局《关于启动宁波市普通高中高质量发展行动计划有关项目建设的通知》要求,坚持?以合作促共赢,以交流促提升?的发展思路,效实中学和李惠利中学建立起两校?青蓝工程互惠协作体?的校际合作机制。
现在闭庭!?2020年12月4日,第七个国家宪法日,在李惠利中学的模拟法庭,一场?组织考试作弊?案件正在审理中。
字里行间都人族修仙人蕴含着同学们内心对党与国家的敬爱。
纷纷表示要在深入学习的基础之上,发扬敢于担当的作风,真抓实干,紧紧围绕学校的中心工作,着力提升自身素质,扎实工作,开拓创新,全面推进学校各项工作,以优异的成绩迎接党的十九大胜利召开!
陈明选教授也认为网络不仅仅是一种开放的教学资源,人族修仙人提出问题的工具,引发学生学习兴趣,促进学生深度思考的交互平台。

『点此报错』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