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集、苏城九神宫苏复 94、苏城乱(二十)-电话盒子

<details></details>
书虫网小说 > 人族修仙人 > 第一集、苏城九神宫苏复 94、苏城乱(二十)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一集、苏城九神宫苏复 94、苏城乱(二十)

        距离苏城中学不远的地方,大约还隔着两百米远,一栋民房的屋顶,赵浩握着手中的圆球,目瞪口呆,有点不知所措。
       接下来不知道往何处去了!
       九神宫的能量传输,怎么突然间就停止了呢?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九神宫不是正在苏复吗?难道苏复不需要能量?
       难道能量已经足够了?
       一连串的问题,几乎将赵浩的脑袋涨爆,晕乎乎的甩甩头,他干脆在民房顶上坐下来:我不信九神宫会吸够能量了,肯定是发生了什么事打断了能量的传输。
       我就在这里等着,守株待兔。
       我跟那些人争不过九神宫,我争九神宫的主人。
       这操作没问题!
       坐下来的瞬间,赵浩心里便转过了千万念头,心理活动极其丰富!
       ……
       “砰!”
       一直沉默无声跟在几人身边的李环突然快速上前,一脚踢掉了邪教徒手中的长剑,接着一剑刺入了邪教徒的胸膛,再用力一绞。
       “啊……”
       邪教徒双眼大睁,双手抓着长剑,一脸不敢相信地看着李环,自己刚才忏悔的表情够真实,骗过了所有人,甚至连自己都差点相信,怎么这个小孩还在提防着自己?
       要不要这么妖孽,你才多少岁啊!
       好像一个千年人妖怪一样。
       “啪!”
       高妙严跌坐在地上,双腿发抖。
       他刚才惊得几乎要昏过去,急切间竟不知道如何闪避,双腿直至此刻还是软的,他还以为自己逃不掉了,那一瞬间想了很多,想到了父母,想到了同学,更后悔自己竟然会同情邪教徒。
       想不到峰回路转,李环竟然一直在留意着这个邪教徒,或者说根本就不信邪教徒的忏悔,一直都在防备着。
       如果只是高妙严、陈高和纪蓝三人,此时高妙严肯定是被邪教徒刺中了。
       “谢……谢谢!”高妙严颤抖着说道。
       “没事!”李环表情淡然,并没有觉得自己救了高妙严是做了什么了不起的事情,拍拍高妙严的肩膀,安抚一下他的情绪。
       “你救了我!”此时的高妙严才慢慢回过神来,看着李环感激道。
       “小事!”李环摇摇头,“我只是刚好看出来他并不是真的忏悔而已。”
       “李环,你怎么看出来?”纪蓝奇怪道。
       不管是自己还是陈凡和纪蓝两个,看到这个邪教徒那痛哭流涕,捶胸顿足,满脸后悔的样子,都是深信不疑这个邪教徒是真的在忏悔。
       谁知道他竟然是在演戏,这演技也太高超了!
       更离谱的是,李环竟然看破了。
       “我看到他的眼光老是往旁边的长剑上瞧,便知道他是不安好心的!”李环淡淡道,“一个真心忏悔投降的人,怎么频频去看兵器在哪里!”
       他们本来没有印象,听到李环一提,都醒悟过来,纷纷点头,其实他们根本就没有留意邪教的眼光是不是不停地扫身体两边。
       “高妙严!”黄铁军大步走来,大声道,“这次如果不是李环,你知道自己会遇到什么后果吗?”
       “可能会被他杀掉!”
       高妙严老老实实说道。
       他现在想起来还在害怕,声音有点干涩,虽然平时常常雄心万丈,修仙有成就上镇妖关,斩杀妖魔,可当真正遇到妖魔时,当真正遇到事关生命的危险之时,反而是头脑一片空白,什么反应都做不了。
       如果刚才不是李环,高妙严都不敢想象那个后果。
       原来自己真的直面生死的时候,是这样感受,这样的反应!
       “只是可能吗?”
       黄铁军再问道。
       “是肯定!”
       “高妙严,还有陈凡和纪蓝,甚至其他的修仙学生,以后在战场上,要提高警惕性,不要随便有恻隐之心,就算要同情自己的敌人,也要在保证他们不会对你形成伤害的情况下才能给予他们同情!”
       “你们明白吗?”
       “黄老师,我明白!”
       高妙严老老实实认错,这次确实是错了,差点就丢掉了性命,要吸取这个教训。
       “你们呢?”
       黄铁军转向了陈凡与纪蓝,神色严肃。
       “我们都知道了!”
       “那好,都拿起自己的兵器,跟我去支援镇上的战斗!”
       ……
       青魔帅的长枪仿佛有一股魔力,刚一出现便吸收四周的光线,长枪好像一个光源一样,明亮如灯泡,青魔帅随手一刺,枪尖扎入虚空,再出现时,已到了井岁的面前。
       井岁一凛,想不到这个青魔帅竟然是一个特长于空间神通的战斗魔,这样的魔族神出鬼没,最难对付,自己运气足够好,竟然遇到了一个。
       他不敢大意,右手双指指向魔帅的方向,长剑迅速飞斩青魔帅,同时左手短斧用力劈下。
       “当!”
       元素长枪被劈得散成了元素,消散于空中,而井岁的长剑也几乎同时到达魔帅的面前,斩向魔帅的脖子,不管什么种族,脖子都是比较脆弱的部分,如果被锋利的飞剑割中,不受伤的很少。
       青魔帅不屑地一笑,他身体周边突然出现一圈以元素组成的战甲,长剑切割在上面,竟然无法撼动分毫,只能划出一溜溜的火花。
       并且青魔帅抬起覆盖着元素鳞甲的手掌抓向井岁的长剑。
       井岁的飞剑一转,迅速消失,青魔帅的手掌抓了个空,手掌内鳞甲摩擦,竟然卡卡作响,飞剑再出现时,已到了青魔帅的背后,从后面刺向他的脖子。
       同时,青魔帅抓空的手中又出现一根元素长枪,随手一抖,向前刺入空间,消失的枪尖又瞬间出现在井岁面前。
       井岁的短斧又劈散了元素长枪,同时,井岁的长剑又是刺在青魔帅以元素形成的战甲上。
       在进攻上,这青鹰帅显然无法同时凝结两支元素长枪,他只能用一根枪隔空刺杀井岁,消失之后再凝结另一支。
       虽然他在进攻上手段很单一,但在防守井岁的飞剑上面,却绝对处于优势,就算站着不动,井岁的长剑可以也切不开他的元素战甲。
       不过,他可能也没料到,井岁并不像其他修仙人一样,一生就只是修炼一把飞剑,反而还有一把短斧,专门用于近身战斗,其威力丝毫不亚于自己的飞剑,每一次青魔帅凝结的元素长枪,都会被击毁。
       两人暂时陷入了僵持,谁也奈何不了谁。
       只不过,这种情况显然对井岁是不利的,他已受伤,而青魔帅却还是完好,僵持下去,肯定是井岁吃亏,可井岁目前也没有什么好办法,这个青魔帅显然是不会再让自己近身的,再说,他身上的元素战甲也超过了那头鹰妖帅自身羽毛形成的防御,说不定短斧都破不开。
       这时,井岁开始怀念杜忠!
       如果杜忠在这里,两人合攻,以杜忠拼命三郎的性格,这个青魔帅肯定不会这么轻松。
       并且,井岁也知道那头老鹰肯定还未离开,找到机会,它肯定会出来报仇。
       杜忠此时正带着两位其他中学的校长,还有大约十几位老师向着这边赶来,在队伍的末尾还吊着一些胆子大想将这次战争当作历练机会的修仙学生,其中就有李环、高妙严、陈凡、纪蓝等高三(2)班的几个境界略高的学生,还有高三(1)班的几个学生,再加上其他学校的几个,足足有十五个学生。
       数量不少,就是不知道实力如何?
       当然,大部分不是修仙人的学生都留在学校,由一部分的老师保护。
       他们也在提防邪教与妖魔的调虎离山计,将这些老师调开之后,反手又杀来校园,这些学生可是没有还手之力的普通人,那时损失将是巨大的。
       因此,他们也只是分了一部分老师增援这边,还有一部分老师需要留下来保护这些学生----人族的未来。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f1-wrc.com。

专访演员马丽:喜剧之外。
走!旅游过年“回归”,来一个“说走就走”的春节。
兔年春晚:中国年轻人喜爱的“文化年夜饭”。
巴基斯坦全国大面积停电。
四海同贺中国年丨多国人士:祝中国人民新春快乐兔年吉祥。
印尼巴厘岛举行仪式欢迎2023年首个中国游客包机抵达。
法德两国拟深化合作加强欧洲自主。
俄总统新闻秘书:目前不存在与乌克兰谈判的任何条件。
/只是相爱了/邂逅的美丽/重回1999当医生/东医/三号公寓/人能常清静。
/快穿之过客界游记/墨折年/[娱乐圈] 何以成言/卿本寻/山海封尘/小虫会飞。
/烂梗驸马/无德无能/神药供应商/牙郎哥/铁血巾帼/轻舟远房。
图为竞赛现场
方主任还就本学期月考及周练的安排作了说明,望各备课组长要做好周练试卷的选用、检测与评阅工作。
嬉笑怒骂的背后却暗含深意。
紧接着的第二局,遇到了人大附队员猛烈地反攻,双方从8:8平、9:9平、10:10平……一直打到了16:16平,这时场上空气凝滞,每个人都屏住呼吸,这种压力是无形的,观赛的我们感觉紧张地心要跳出来了,更何况比赛的选手,可想而知,这时运动员的内心要承受多大的压力!这时,王钊教练及时叫了暂停,给王迪面授机宜。

『点此报错』 『加入书签』